她犹豫了一会儿,准备挪步上前。

小泉忽然走到身边:“子吟小姐,如果没什么事的话,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
子吟看了他一眼:“子同哥哥跟你说过了吗,我想搬出程家。”

小泉点头,“程总希望你继续留在程家,如果你坚持的话,我可以帮你搬家。”

“你帮我搬吧。”子吟转身离开,“现在就去搬。”

**

暴风雨已经停了。

符媛儿走出浴室,冲洗过后的她换上了程子同的衬衣……对她来说,男士宽大的衬衣完全可以当成连衣裙了。

程子同坐在沙发上看着她,黑亮的眸子里别有深意……

嗯,这种连衣裙虽然不露事业线,腿部线条却一览无余。

符媛儿有点脸红,但她没有去捂腿,她倒是想捂,但既然捂不住,就不要故作姿态了。

“刚才穿成那样,是特意来找我的?”程子同问。

她大大方方的走上前,在他身边坐下。

见他很自然的朝她的衣摆处伸手,她毫不客气,抬手就打,“你想干嘛!”

她拿起沙发边上的毯子,将自己裹起来。

休息室的冷气开得有点太足了。

程子同好笑:“这个问题应该我问你。”

找来过的人又不是他。

不过他有点好奇,“我差不多也要回去了,你怎么不在家等我?”

她才不会告诉他,在家等,精心打扮一番难道不奇怪吗!

“我要不来的话,能听到你质问子吟吗?”她反问他。

程子同微愣,脸颊掠过一抹可疑的暗红,“你……都听到了……”

符媛儿挑了挑细眉:“对啊,你忘记把门关好,门口留了一条缝。”

“不过,我听得不是很清楚,听到你好像要对子吟做什么了,我赶紧冲进去。”

程子同:……

他会想对子吟做什么……

“如果我没有及时冲进去,谁会知道发生什么事?”符媛儿理所当然的轻哼。

程子同无奈的撇嘴,嘴角满满的宠溺。

“现在没事了,”他伸手轻抚她的长发,“她不会再对你做什么。”

她的长发刚吹干,柔顺中还带着吹风机的余热,手感挺好。

他忍不住多轻抚了几下。

“其实你早在等这一天是不是?”她忽然问。

“你早就看出子吟不对劲,所以将计就计,让她犯错,然后趁机将她踢开!”

就像你身上长了一个脓包,你会等到它长成熟了,一下子将毒素全挤出来。

程子同不出声,算是默认了。

原来他并不偏袒子吟,相反,他对子吟的放弃是如此无情和坚决。

她对他的为人处世没什么可置喙的,但是,“你干嘛拿我当棋子!”

程子同微愣。

“你偏袒子吟当众指责我的时候,你想过我的感受吗?”

“我现在知道你是在布局了,可当时我不知道啊,难道我就活该受冤枉气?”

“你尝过被人冤枉的滋味吗,明明不是我干的,却在每个人眼里成为坏人!”

说着说着,她不禁红了眼眶。

程子同有点慌,同时又有点欢喜,他不知该如何反应,一把将她拥入自己怀中。

“对不起……”他亲吻她的发鬓。

原来高傲冷酷的程总是会说“对不起”的,但

这并不够弥补她的委屈。

“会说对不起有什么用,”她轻哼一声,“连礼物都不敢当面送的家伙,胆小鬼!”

程子同惊喜的看着她:“你……发现了?”

“还给你。”她将红宝石戒指塞回他手中,“莫名其妙的戒指,我才不要。”

“怎么是莫名其妙,”他有点疑惑,“明明是你喜欢的。”

“我是喜欢没错,但我打算自己抽空去C市买的。”

“我已经给你买回来了。”

“我说了,莫名其妙的戒指,我才不收。”

她这么说,程子同明白了,她是不喜欢戒指到她手上的方式。

“你想要一个光明正大的方式吗?”

“我想要一个合我心意的方式。”

嗯,女人收礼物就这么麻烦了,不但要礼物合心意,还要送礼物的方式合心意。

不过呢,不是每个男人都有这种被要求的“荣幸”。

一般来说,女人只会“折磨”自己喜欢的男人,通过他接受“折磨”的程度,来试探自己在他心里的位置。

这种道理是不用教的,属于天生自带的技能,比如说符媛儿,此时此刻她根本没想这么多。

单纯的觉得不高兴,要程子同让她高兴。

程子同想了想,抓起她一只手,然后将戒指放到了她的手心。

“送给你。”他说。

“就这样?”她问。

这样还不够光明正大吗!

“戒指还是还给……唔!”话没说完,他竟然倾身过来,亲了她的嘴。

“不准再还给我,否则我继续。”

他竟然还威胁她。

“程子同,你跟自己玩去吧。”她抬手便将戒指往他甩去,却被他的大掌将她的整只手都包裹住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