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孟玄,你怎么样了?”芙蓉见孟玄被打倒在了地上,他急声问道。

话音未落,人就要冲过去扶黑衣男子起来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人影一闪,那个人一下子就拦住了芙蓉的去路,芙蓉紧紧的咬着牙关,挥动着手中的匕首,直刺那个男子的咽喉。

那个人冷哼了一声,开口说道,“你竟然敢杀同门,我看你是真的活腻歪了。”

言罢,他就挥动手中的长剑,直奔芙蓉而去。

跟这个人比起来,芙蓉不管是身法还是攻击的手段和速度,都要差很多,芙蓉跟这个人斗了不过就是五招而已,就被那个人一脚给踹飞了出去。

那个人的这一脚踢得很重,芙蓉一下子就倒飞了出去,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,好半天都没有起身。

秦子殊一见,目光就是一寒,他就要冲过去帮芙蓉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只听那个人说道,“师妹,你这功夫也没练到家啊,连我都斗不过,你还敢去找师父?”’

言罢,他就把剑尖抵在了芙蓉的胸口上,冷冷的说道,“你的弟弟已经死了,你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,我送你去跟他团聚好了。”

“我已经照你说的做了,你为什么还要对小聪动手。”芙蓉死死的咬着红唇,嘴唇都被他给咬破了,这些话是从他的牙缝中挤出来的。

芙蓉好看的眼睛里面,此刻都是冰冷的之色,他死死的盯着那个男子,满腔的怒火都涌了上来。

“这样的话我是说过,但我说的可是你死了。”男子冷冷的看着芙蓉,毫不在意的说道,“你既然没死,我杀了他又有什么不对的呢?”

“我要杀了你!”芙蓉的眼睛通红,他嘶吼了一声,突然抬起了手来,用手中的匕首抵挡住了那柄常见的锋芒。

然后,猛的窜了起来,手腕一转,直刺那个人。

只不过,他的动作还是没有那个人快,那个人直接就飞起了一脚,一脚就把芙蓉再次给踹飞了出去。

芙蓉的身子在地上打了几个滚,脸色惨白难看,他就连发声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那个人手拿着寒芒闪闪的长剑,走到了芙蓉近前,他冷冷的说道,“师妹,这事儿你也怪我不得,谁让你没按照我的吩咐做事呢,若是你杀了秦子殊那个小子,那你和你弟弟就都不会死了。”

芙蓉轻轻的闭上了眼睛,他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了一抹浅淡的笑容来。

其实,活着的芙蓉是极为痛苦的,死对于芙蓉来说,倒是一种幸福,他死了之后,就能见到他的弟弟,还有他的父母。

不过,在芙蓉的心里还是有一丝丝的遗憾的,他没能在他临死之前,再见见秦先生,若是能见到秦子殊,他一定会对他说,人生路长,多珍重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声音忽然响了起来,“住手,你不能杀他,此事与他无关,你若是想要杀我,大可以放马过来。”

随后,秦子殊就迈步从树后走了出来,他背着手,笑眯眯的看着那个拿着长剑的男子。

见有人突然走了出来,那个拿着剑的人,不由得微微一怔,站在他旁边的王维兵也是一愣。

他们两个全都注目看向了秦子殊,脸上全都是诧异之色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