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了唐天长老,你就不用再拒绝了!”

见唐天迟疑,龙胜当即将戒子放到他手中,然后趁唐天还没反应过来,便转身走出大厅。

可是刚走到门口,龙胜便又停了下来。

“唐天长老,注意安全。另外要是碰到老管家,记得让他也小心一点。”

说完,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看着龙胜像是逃一样消失的背影,唐天脸上不由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。

“算了,还是等到来前线,交给龙道友吧。毕竟,这也是他这位府主应该做的,也算是为前线的靖王府弟子的一些付出吧!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这里是一处灰暗的世界,充斥着死亡的气息,就算经过了无尽的岁月,空气之中似乎还有着喊杀之声传来,一股股力量在虚空中流转,形成奇异的漩涡,不断的湮灭又重现。

这是从万古之前便一直存在的战场,是大劫诞生之时,战斗最为惨烈之地,整个天星界的生灵,不管是普通的散仙还是修士,都曾聚集在此处为了生存,并肩作战!

这是一处埋骨之地,到处都是断裂的兵器以及残缺的尸骨,更多的,则是随着风沙,埋葬在了地底。

当然,还有着很多人族,以及异族之人的尸体。

氤氲漫天,猎猎的风声夹着血腥呼呼的来,也又呼呼的去,天宇九霄早已经为之黯然。

血迹斑斑的大地上,惨不忍睹的尸体,七零八落的躺在冰冷的地面上,有些尸体里的鲜血还没有完全的干涸,一滴一滴慢慢的渗透着,浸满了土层,远处火光肆虐不断,杀戮的声音依稀可辨。

一场惊心动魄的绝杀之战,残忍的走到了最后。

要是有人进入这里,这里压抑的气氛更为的浓郁,战场中的杀戮气息几乎要渗透入皮肤,这种来自于万古之前的战场意念,甚至影响至如今,心志不坚着来此,只怕会被杀戮所控制。

“杀!”

突然伴随着一声大喝,虚空之中居然凝聚出一道虚幻的人影,手持着大斧向着前方斩去!

这是被战场中的力量以及心念所幻化出的残像,就算是死后,战斗意志不灭,依旧在征战,那人影眨眼间便直接溃散,化为了虚无。

“杀,杀,杀!”

一声声嘶吼响起,虚影越来越多,依稀能看到当初这些战士..

而战场的中间一条大河横贯长空,从战场中横穿而过,不知其起源,也不知其尽头,同样也看不到另一边的边际!

那是种看不见,更像是一种道的碾压,是一种制约,就好似言出法随,对方让你看不见,你就无法看见!

河水涛涛,时时刻刻都有着惊涛拍岸,但是却居然没有声响,更是感觉不到水汽,反而充斥着血腥味,诡异到了极点,由此可见,这里陨落了不知多少生灵。

这条大河将西域跟中原分割开来,形成一个界限,而且这条河也许陨落了太多生灵,似忽被诅咒了一半,任何生灵都不能触碰,一旦触碰,将被河中的诅咒给侵蚀,最终只能落个魂飞魄散的下场,哪怕你是九劫散仙,依旧阻挡不了这种诅咒的侵蚀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