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左叔,你如果有空的话儿,可以回国一趟,到大西北来,实地看一看我们的公司,这样你或许会有更加直观的感受。”

第二次见完面,双方已经有了合作的意向,临走的时候,陈牧向左庆峰发出了让他到加油站来的邀请。

“行,我这一段时间正好也需要回国一趟,到时候一定去你们那儿看看。”

“左叔,你具体什么时候回国?能不能尽快?只要你来我们那儿,你回国的路费我可以给你报销了。”

“哈,这怎么好意思?”

左庆峰听陈牧这么说,忍不住笑了。

他看得出来,陈牧“求贤若渴”,这样的态度还是很让他感觉舒服的。

陈牧又说:“左叔,你刚才不是说还能拉来几个人吗?如果你真的能把人拉出来,我可以答应你,到时候你们团队的人的待遇,可以由你和我们公司的HR总监商量着来定。”

“哦,这样啊……那谢谢你了,小牧。”

左庆峰听到这话儿,顿时严肃起来,很郑重的向陈牧道谢。

人事权,不管在哪家公司,都是要牢牢抓住的。

陈牧这样说就等于彻底放权了,让左庆峰拥有拉起自己的团队的权利。

能够从一开始就这样做,胆魄什么的不用多说了,仅是这一份信任就弥足珍贵了。

左庆峰这样的职场老鸟,当然明白其中的意义。

“左叔,那就说定了,我们欢迎你来,你尽快吧。”

陈牧笑了笑,带着女医生和维族姑娘告辞离开。

他也不是头脑发热,就做这样的决定。

事实上他手里的事情越来越多,摊子也铺得越来越大,的确需要人手帮忙支应。

左庆峰不管是资历还是能力,甚至人品,都让陈牧感觉是合适的人选。

现在在他的手下,主要有三个摊子。

第一个摊子是牧雅林业,也是最大的一个摊子。

里面包括了育苗、肉苁蓉、X市和L市的和农民合作种树、果树果园、很小一部分绿化工程等项目。

第二个摊子是牧雅研究院,是陈牧手里握着的最重要的东西。

里面有着各项专利权,是只能持续生蛋的金鸡。

之前还需要陈牧通过各种理由向它输水,现在有了帕孜勒那边的收入分红,基本上已经能够保持自给自足了。

第三个摊子是稻法自然,现在在陈牧手里唯一亏损的摊子。

新品种水稻的专利技术已经彻底从牧雅研究院剥离出来,注入稻法自然。

稻法自然现在主要的营收是耕地改造和育秧业务,只是因为客户还很少,没能大规模推广开,所以处于亏损状态。

不过因为有了异色烈这个大客户,稻法自然已经看到了扭亏为盈的曙光。

如果加上新近挑选出来的几家合作者,稻法自然将来肯定会成为陈牧手里最赚钱的公司,甚至超过牧雅林业。

尤其在社会影响力这个部分,稻法自然的意义远超牧雅林业,牧雅林业根本没办法和稻法自然比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