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欸!”燕迟被她这举动弄得一蒙,下意识地便是要出声阻止,手都抬了起来,楚意弦却已经很是干脆地将那碗凑到了唇边,仰头便是猛灌。

燕迟阻之不及,一股闷火又窜了上来,抬起的手放了下来,眯眼瞅着她将那碗酒干了个底朝天。而后,将那空碗底翻出来给他看,容色淡淡问道,“喝完了,这下小侯爷可满意了?可以回家了吧?”

燕迟沉了脸,望着她不过眨眼就被酒气氤氲,成了酡红的双颊,一时间也觉得有些意兴阑珊,仰头将手里那碗果子露也一饮而尽,骂一声“真他niang的甜”,就丢开了碗,大步往外走去。

走了两步,却停了步,蓦地扭头瞪过来,“跟着我做什么?”

“送你回家!”楚意弦理所当然道。

燕迟反手指着自己鼻尖,被气笑了,“送谁回家?我?”

“是啊!燕小侯爷不是说没有尽兴吗?我是怕你没有人盯着,自个儿换个地方尽兴去了。眼下九殿下指望不上,我只得亲自送你回了长公主府才能安心,走!”说罢,便是上前一步,拉起燕迟便走。

燕迟猝不及防竟是被她拉着走了两步,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,目光一个下落,望见她握在他腕上的手,感觉到了那手掌间的温软,怔了怔,半晌才抬起头来,望着她发髻上随着步子晃荡的步摇,目光寸寸复杂起来。

从二楼上下来,结香候在那儿,楚意弦交代她,“去备辆马车!”

结香没有多问,应了一声,便是行礼退下。

楚意弦这才转头望向燕迟道,“你今日可要和我一道乘马车才行!”握着他的手挪了开来,却是朝着他抓去,明明看着就在眼前,谁知......竟是抓了个空。

燕迟莫名看着她的动作,再见她一抓落空之下,整个人竟全然失去平衡地往地上栽去,吓了一跳,再也不及多想,下意识地伸出手去,隔着衣袖箍住她的手臂,稳住了她的身形。

她再抬起眼来,冲着他,吃吃的笑。

檐下随着夜风晃荡的宫灯投射下暖黄明灭的光,将她的脸映得一瞬分明,燕迟却看得怔了眼。

乖乖,方才只有一点儿红的双颊这会儿已经红得好似能滴出血来不说,就连往日里慧黠中透着两分刁坏的眼睛这会儿也全被酒气氤氲,失了焦距,只顾冲着他吃吃的笑。

居然又不知死活地伸手朝着他面颊揪去,燕迟偏头躲开,顺道捉了她的手,她不依,扭头又伸出另一只手去,燕迟又躲又挡,纠缠之间,两人之间的距离寸寸缩短,她皱着眉,依着他的胸口,仰头望着他,朝着他抱怨道,“燕迟,你欺负人.......”

说着,嘴角一撇,当真很是委屈的样子,眼里甚至包了泪,要哭了。

燕迟吓了一跳,想要推开她,她却又跟没骨头似的,非要靠着他才能堪堪站稳,靠着就靠着吧,嘴里还开始念念有词,仔细一听,尽是数落他的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