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子悠悠过去了五日。

温煦的阳光被黑压压的乌云遮去,天上如同覆盖了一层黑色的幕布。

雨滴柳梢,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。

雨幕中,男子身上披着蓑衣,头上带着斗笠,一路疾行走入了房间。

房内燃了几根蜡烛,四面窗户紧闭,猛烈的风吹打着木窗。屋内气流转动,令蜡烛抖了三抖。

“夫子,请喝姜汤。”白银双手端着姜汤,呈给满身是水的房夫子。

“嗯。”房夫子褪去雨具,伸手接过。

这姜汤辛辣无比,激得他舌头发麻。

一旁的白银见状连忙拿出几块果脯递给他。

房夫子接过,放入嘴中,顿时甜意来袭。他细细品味了一番,这果脯,果真不错。听说这国公府的果脯都是花姨娘做的,那花姨娘倒真是个妙人。

“夫子雨天还来,真是辛苦了。”陶清涵这时也走到了他面前,她今天穿着件淡蓝色绣云纹褙子,头上扎着简单的丫髻。眉宇间依旧是冷冷清清的,“夫子的病可别大发了……”

“不会,老夫已经完全好了。”再不好,他恐怕就要苦死了!那药他喝了三天就实在受不了了,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,那药好像一天比一天苦了。以至于他的病不得不提前“好”了。

那较滑的李大夫告诉他,用的都是上好的药材,越好越苦。他可不信,这分明就是故意的!

“说起来,二姑娘今日还在这?”这是泡在小私塾了?房夫子挑眉。

“嗯。”陶清涵不可置否,“怎么?有问题?”

“没没没……”他哪敢有问题?房夫子讪讪一笑,挪动脚步准备进屋。

正在此时,屋外却响起“啪啪啪”的脚踩水发出的声音。

“二姑娘!”门一下子被推开,元宝一脸狼狈,浑身都被雨水打湿了,“不好了!”

“进来。”见她浑身湿透,头发也粘在了脸颊,陶清涵忍不住皱起了眉毛,“有什么事,进来说,别在外面挨雨淋。”

白银知道元宝在陶清涵的心中的地位,当即二话不说走过去将元宝拉入房中,又拿了棉布为其擦脸。

“二姑娘,夫人她暂时回不来了。”元宝接着说,“您外祖母伤风倒下了,大夫说情况不是很乐观……”

“嗯。”陶清涵点头,如同已经预料了般。

她清楚的记得,十一岁那年,祖母病倒,自己曾守在她身边,“外祖母会没事的,你不要害怕。等祖母的病好了,母亲也就回来了。”

元宝张了张嘴,她家姑娘这么冷血吗?听见外祖母生病,居然丝毫没有感触?她干巴巴的点了点头,接着说道,“沧笙姐姐先回来了,给二姑娘带回来了许多东西,二姑娘去看看吗?”

“嗯……”陶清涵目光微闪,“好,去看看吧。”她瞥了一眼白银,后者会意,退到一旁。

“二姑娘慢走。”房夫子眼睛尖,立马拱手送其走到门口。

“夫子不必如此,你只要好好教导王瀛他们便好。”陶清涵看都没看他一眼,伸出手,任由元宝为她披大氅,穿上雨靴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