幽舞并不意外焱无月能突破无相。

在她看来这样的战士在精神和意志上早该无相了,拖延至今无非是因为早年没有恰当的修行法,自从跟了夏归玄之后才走上正轨。时间虽短,造化倒也不小了,最终也就差一个契机。

然而每个人的契机不一样,踏破泽尔特的圆满显然无法助她突破无相这么重要的大坎,夏归玄也没法帮焱无月寻找契机,这东西只能靠自己。

这就是焱无月的自己。

杀死过去,坚定现在,本心不动,外物不迷。

我就是我,镜像算个什么东西,若说你能以镜像之命威胁我的命,那老娘难道不能先用自己的命弄死镜像的命?

狠绝刚烈至此,她不无相谁无相?

然而这个突破的好处却不在现在,现在来说反而有点虚弱。因为她再怎么涅槃补齐损伤,那还是伤啊,而且是快致命的伤。

此时看似旺盛燃烧的能量反应,实际身躯是虚弱的,至少这一时半会她是发挥不出什么战斗力来的。

若此时有偷袭……

幽舞心念刚闪过这一点,就听见连环机械声传来,下方的攻城坦克全部竖起炮口,变成了对空模式。

目标,焱无月。

这坦克全是智能运作,为什么也会叛变?

幽舞来不及去思考这些,她第一时间闪现而回,挡在焱无月身下。

人类最是摧枯拉朽的攻城重坦,炮火都没轰到范围,就被幽舞带得尽数偏斜,飞向虚空不见。

之前被炮火压制的人类战士镜像失去了压制,疯狂地冲了上来;而裂隙也失去了幽舞的压制,骤然张开了狂暴的吸力。

重于千钧的坦克和战舰如同纸糊的碎片一样,断线风筝般飘在虚空,被裂隙吸附而去,人类的战争机器彻底崩盘,内里昏睡中的战士们尽成俘虏。

这还不算完。

仿佛知道这边已经失去了战舰手段,对方却在此时推出了同样的手段。

幽舞清晰地感应到裂隙深处正有熟悉的能量聚集,那是人类银河战舰的聚能光炮,歼星之炮!

为什么对方也有?

幽舞产生了荒谬至极的感受,仿佛对面是另一支人类军队,不仅是人类军队,而且还有极善于拿捏战机的冷静指挥官,精准得如同预判一般,比如……公孙玖?

“轰!”歼星炮透过裂隙轰了出来。

幽舞一把抱住焱无月,扭身就是一记手刀。

手刀劈出的同时,那纤纤玉手已经变成了刀锋。

刀锋划破了空间,分割了光束,两道倩影在光炮的白芒里如同破浪分水,逆流而上。

神念冲击又在识海里震荡。

这一次更加险恶更加凶残,仿佛要把她的神魂分割搅碎,然后重塑,变成对方的傀儡。

幽舞嘴角微微溢血,也觉得有些吃不消了,对方的神念本就不下于她,此时整体形势又极度不利,越发难以抗拒。

怀中的焱无月睁开了眼睛。

火红的战甲振起了凤凰的尾翼,反将幽舞包在怀里。

神魂的震荡在战甲的特殊设计下,被抵消了大半。

炽热的歼星光炮轨迹之中,两位女战士相拥对视,金甲红甲,互相交缠,你抱着我,我包着你,人类战衣的特殊制造、仙道修行的火焰之灵、泽尔特的钢铁肉身、原能光暗,在这一刻紧密结合,无分彼此。

画面美得简直不像战争,像动画。

“还是不走吗?”幽舞附耳问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