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辛跟农小梅被收拾了,农家人是大气不敢喘一下。

农堂功倒是喘的厉害,毕竟他的病势还未稳住。

哐当!

农堂功将手中的棍子丢在地上,淡道:“吩咐下去,动用一切能量,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,马上给我重建阳华!我给你们一天的时间筹备此事,一天之后,阳华是什么样的,就给我恢复什么样...不!一天以后我要阳华比以前更好!听明白了吗?”

“好的老爷!”

农家人忙道。

“嗯。”农堂功点点头,却是一阵剧烈咳嗽,人也有些站不住了。

旁边人忙将他搀扶着。

“老爷子,还是躺下吧,待我给你治疗完成,你速速回去休养。”林阳淡道。

“好!好!劳烦你了。”

农堂功点头。

林阳继续施针。

这回无人打扰。

大概十分钟后,林阳收起银针。

“老爷子,差不多了,不过我还是那句话,要治愈需数个疗程,过段时间,我会派人送药给你,有必要的话,我会亲自登门给你施针!”林阳说道。

“呵呵,没想到老头子我命这般硬!此番若非碰到你,我早就归西了。”农堂功笑道。

“老爷子吉人天相,必然无恙。”林阳随口道。

“话不能这般说,不管怎样,我得好好报答你。”农堂功说道,还欲讲什么,这边的姚神医突然开口打断了他的话。

“农守长!要说这功劳,可不只能算到这小子一人身上,我神医山庄,可是为您的伤病也出了不少力呢!”

“出力?”农堂功老眉一皱。

“当然,农守长,其实你的身体在此之前已经被我调理的七七八八了,之所以能被这小子救活,无非是他捡了我的便宜而已。”

“那为什么你先前要放弃我,宣布我已经无救了呢?”农堂功冷哼质问。

“我不了解此人的医治思路,他破坏了我的医疗方针,我自然没辙,毕竟我跟他用的治疗方法并不一样。”姚神医忙道。

众人闻声,皆是暗骂无耻。

姚神医这是铁了心要抢一份功劳了。

也是,他今天要是不抢一份功劳,事情传出去,岂不是说他医术不如林神医吗?如此一来,神医山庄跟他的名声可就毁了,若能分得一点功劳,至少说出去,他还能圆场。

不过农堂功可不是农辛跟农小梅。

他一生经历过不知多少风浪,见到的事情也多了去了。

姚神医的这张嘴皮子,岂能骗得过他?

“少在这里胡言乱语!姚神医!你能不能治好我岂能不知?林神医救活的我!跟你有什么关系?少往自己脸上贴金!”农堂功哼道。

“农守长,我...”姚神医还欲解释。

但农堂功懒得再听他言,直接一挥手道:“来人,给我把神医山庄封了!”

“是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