孙浩然虽然重伤了,但是,孙浩然毕竟还活着,金丹也没有被废。

所以,他的金丹自然是存在的。

龙隐用巫力探入孙浩然的金丹,立刻就清晰地感觉到了孙浩然的金丹。

他能够感觉到,金丹像是一团介于虚实之间的物质,而这团物质,又有着内蕴空间的神秘。

在这个神秘的空间里面,有点像是鸡蛋的那种混沌孕育的状态。

当然,这其中孕育着的,就是孙浩然的那一缕灵识了。

“你别动我的金丹!”孙浩然脸上露出哀求的神情,“我修炼了一百多年,好不容易才修炼成金丹。”

金丹要是被废掉,他基本上也就废掉了。

以他现在的寿命,他可没有重来的机会。

这一刻,他已经顾不上威胁龙隐了,只能哀求龙隐放过他。

“你原来不是挺嚣张的吗?你重玄派不是很厉害吗?”龙隐淡淡地问道。

他一边敷衍着孙浩然,一边沉思着关于金丹的一切。

从两具尸体的情况来看,这金丹貌似只有活着的时候才存在,死掉以后就消失了。

但是,他明明从端木海等人的记忆中,知道金丹也是可以夺舍重生的。

看样子,这群人的金丹是刚刚缔结没有多久的,压根不够强大,连里面的灵识都不够强大。

可是,这金丹的本质是什么呢?

他沉思了半晌,突然抓向孙浩然丹田,凭空把把金丹摄取了出来。

“你......你居然把我金丹抓走了......”孙浩然大骇,“你这个恶魔,敢做出这种逆天的行为,整个昆仑都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“是不是逆天,不是你们修士说了算!”龙隐淡漠地看了孙浩然一眼,不再去搭理孙浩然。

他知道这群修士的行为,毕竟他已经吸收了好几个仙道大佬的记忆。

从这群人的记忆中,这群人走得是身合天道的过程,所以,他们总是认为,他们修士做的事情,就是符合天道的过程。

至于站在他们对立面的,当然就是“天理不容”了。

当然,他也从端木海等人的记忆中知道,摄取修士的金丹、元婴,这确实是修士界的大忌。

一般来说,杀人不过头点地,杀了人,再灭杀金丹和元婴就过分了。

没有深仇大恨,基本上没有人会这么做。

至于说炼化别人的金丹和元婴,这更是整个修士界的公敌。

在星空中,这是人人喊打的存在,是地地道道的魔道手段。

但是,龙隐根本就没有让孙浩然继续活下去的意思,再加上云汐等人守护,谁知道他的秘密?

他看着手中的那颗金丹像是要涣散的样子,立刻用巫力封禁了金丹,让金丹没有办法消散。再看了看因为金丹离体,生命快速流逝的孙浩然,龙隐冷哼一声,再用苍鸠神爪一把抓出了孙浩然的灵魂,吸收了孙浩然的灵魂力量和记忆。然后,从孙浩然的记忆中,

去了解昆仑的情况。

通过孙浩然的记忆,龙隐知道在昆仑里面,大致划分为十五个宗派。

最强大的,当然是昆仑重地——仙城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