赛琳娜侧身躺在床上,甚至不敢将眼睛睁开,她担心苏尔达克窥视到瞳孔里的秘密。

席琳女神好像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求知欲,她只要想了解这个世界,就会用‘女神降临’传过来一丝神念钻进她的身体,也不会争夺对身体的控制权,更像是第二人格共享同一具身体。

不过这样,偶尔就会让赛琳娜有些有人在身边窥视的羞耻感。

赛琳娜已经将自己这一生献给了席琳女神,自然不会对女神有任何的抵触。

苏尔达克从后面轻轻拥着,他的呼吸平缓而均匀,应该是睡熟了。

有时候赛琳娜甚偷偷借着黑暗女神的力量,进入苏尔达克的梦境里,不过她基本上只敢接触那些有她一些影子的梦,那样可以帮他恢复一些精神力,不过这次她没有进入他的梦里。

赛琳娜睁开眼睛,窗帘将月光挡在窗外……

神念频频降临对赛琳娜来说,最大的好处就是她对黑暗元素亲和在最近这半个月提高了不少,身体几乎达到了黑暗之体的状态。

苏尔达克在睡梦中翻个身,毯子滑到一边儿,精赤的上半身布满了伤疤,只要看一眼就会觉得有些触目惊心。

女神一丝神念还在附在身体里,让她没有一丁点儿的睡意,裹着一条毯子从床上坐起来,赤着脚走到窗口,仰头看着夜空里那轮血红的新月。

柔和的夜风轻抚她柔顺的栗色长发,让她后背有些痒。

其实赛琳娜知道,女神降临的时候,神念落在希格娜身上最好,因为希格娜的身体与心灵都比较纯净,能够与神念更好的融合,希格娜的体质也比较特殊,接纳神念的时候没有任何损失。

但最近席琳女,好像特别喜欢直接降临在她的身上,甚至还消耗了一些神力,在她胸口打下一个道标。

伸出白腻如莲藕一样的手臂,拉开一点窗帘,感觉身体有些汗津津的。

走进主卧独立的洗漱室,浴缸里面还有半缸水。

在沃尔村的艰苦生活让她早就习惯了洗澡的时候使用凉水,胸口的纹饰有些发烫,她感觉到那丝神念在坐进浴缸的时候,就开始从身体里慢慢抽离。

就像一团无形的轻雾一样飘在头顶。

随后一道纯净至极的黑暗光束透过屋脊上的瓦砾、房梁,木质天花板,照射进房间里。

那道神念就顺着这束黑暗之光迅速升入天空。

而她在这束纯黑的光束下,身体就像是进入一种滋养的状态,她觉得皮肤充满了活力,每个细微的汗毛孔都在呼吸,黑暗下身体皮肤白得就像是一根光洁的象牙,前些天出现的淡淡眼带和法令纹都在消除了。

有种沿着时间逆流而上的感觉。

她身体在汲取这黑暗元素同时,身后天井与女神的虚影再次浮现而出。

她就那样静静地靠在浴缸里,身边无数黑暗气息形成一道旋涡,灌注进身体里。

天快亮的时候赛琳娜才重新躺回床上,枕着那个令人沉醉的强壮臂弯,闭上眼睛贴着他的胸口,安静的聆听着强有力的心跳。

早上要先去市场上巡视一圈交易价格,那些没有清点完毕的鬼纹兵蚁硬皮甲,还要继续清点核对打包入库,最近这几天,骑兵营里的骑兵们功绩值增长得有些快,已经有战士尝试兑换了一些金币。

每天都有很多人围着功绩兑换榜,期待新一轮奖励能早点更新出来。

她也希望苏尔达克订购的那些魔法武器和单件魔纹构装能快点到,将大家的功绩值都降下来。

下午才能向那些原住民宣讲黑暗教义,这些原住民对于目前的生活可以说是盲目而无序的。

她觉得要借助女神之手,让他们对生活的态度变得更积极一些。

小镇上的绝大多数原住民都是没有任何资产,住在镇上原住民聚集地的贫民区,大家的生活都是悠闲而简单。

都多当地的原住民生活清贫而困苦,这里面当然有很多原因,当然也并不只是帝国商人们的压榨盘剥,也有原住民们自身的懒惰,他们喜欢得过且过,总是吃了这顿,才会考虑筹措下顿饭的饭钱。

他们空有双手双脚,却性格懒散,赚到的钱立刻就会花出去,又不喜欢存钱。

好些原住民甚至没有家庭观念,两个人情投意合就要住在一起,可又不愿一起面对未来。

他们需要有人来引导,才能接触到更多姿多彩的生活。

诸民们,信仰黑暗的荣光,成为黑暗的信众!

赛琳娜闭上眼睛,慢慢地进入梦乡……

……

早晨,苏尔达克刚回到军营驻地,就听见安德鲁的汇报,说是小镇的林场附近出现了一些零散的鬼纹红蚁,一支商团狩猎队已经赶过去,处理这些鬼纹红蚁。

他在军营里巡视一圈,看了看军营驻地扩建进度,让工匠们将几处不合理的地方拆掉重建。

还没来得及坐下来喝杯水,就听到镇上的通信员赶过来,向他汇报说小镇南部的一座牧场也发现了一些鬼纹红蚁。

明明多丹峡谷里的鬼纹红蚁都已经被骑兵营赶到了最北段,现在多丹镇外围地区却是频频出现鬼纹红蚁,这让苏尔达克有些不好的预感。

原本上午安德鲁要率领骑兵营再次去峡谷北段清理那边的蚁群,但这次清剿红蚁的行动却被苏尔达克取消了。

他要求骑兵营里的所有骑兵们,都要在营地里休整两天,调整一下目前的状态。

为两只雷霆犀量身定制的木屋已经彻底完成了,上午就要在平台上安装床弩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