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过有一点必须得要跟你们说清楚,你们当中有一个听海人,曾几何时,我受过听海人族的恩惠,这样吧,那名少年可以离开,其他的人准备当我的祭品吧,哈哈!”

林朔阳发现面前这个风魔,还是一个极其擅长找事儿的敌人,他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说明,而是等到众人的进攻打到了白热化的阶段,他才慢悠悠地开口说道。

果不其然,库卡停止了攻击,虽然听不懂林朔阳他们的语言,但是他却可以听懂风魔的语言,并且后者说的也是实话,不过那些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。

并且实事求是的说,库卡并没有任何义务加入战斗,林朔阳他们有错在先,库卡这个时候如果不倒打一耙的话,就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人了。

而且他的攻击方式过于单一,有他没他,其实都一样,但如果库卡此时离开的话,那对于军心来说,绝对是一个不小的打击,林朔阳并不希望那样的事情发生。

这个时候,林朔阳也有一些坐不住了,如果他是库卡的话,只要能够带走许沐晴和小可,那他也会毫不犹豫地逃离此地。

一叶扁舟留在茫茫大海上也行,就算是沈无涯送给自己的一叶扁舟,他也不要了,没有什么事情比脱离面前的困境更加重要了,同时,也没有任何人的安危能比得过许沐晴的安全重要。

血影麒麟这个时候见势不妙,钻进了乾坤袋里面,它作为一个顶尖的妖兽,此刻已经感应到了危险,并且这次的危险与以往不同,假如它还留在船上的话,附近会成为一滩肉泥。

库卡这个时候果然离开了。他本来就可以踏浪而行。也可以钻进海里面,并且背后还有那个箱子,林朔阳他们如果分神对付库卡的话,那他们的处境真的可以说是雪上加霜了。

“算了,该留的人留不住,就由他去好了,况且人家真的没有义务帮助我们,还是解决面前的困境吧。”

听风这个时候终于回过神来了,他再也没有之前那幅伤感的模样了,可能是现在的情况确实特殊,已经不允许他有任何不利于当前战斗的举动了。

听风心里面很明白,如果这个时候再不采取行动的话,他们就得要死在这个地方了。

“还是让我来吧,如果瞬间传送的话,估计这个大家伙也没有办法控住我们。”

听光这个时候还是比较乐观的,他现在只在考虑一件事情,那就是自己到底要不要消耗本源灵力,如果自己消耗本源灵力的话,那么他们就有可能离开这个大家伙了。

“可是那样一来的话,你身体必然是遭受不住的,如果消耗灵力的话,而且消耗的还是本源灵力,这实在是太不妥了。”

林朔阳心里面还是十分担忧的,哪怕现在到了这种危险的境地,他都在担心自己的队友。

并且实事求是的说,这件事情,也的确像他说的那样,如果听光一味地消耗自己的本源灵力的话,那么他极有可能葬身在这个鬼地方。

“放心好了,经过上次的发动,我现在已经能够掌握要领了,现在就消耗普通的灵力,不会再消耗我的本源灵力了,你们准备好,这次传送,又是一次无明确目的地的传送。”

听风这个时候终于松了一口气,他拍了拍听光的肩膀,有的时候,还是自己的亲弟弟靠谱一点,其他的人,算不上不靠谱,但是大难来时各自飞,这个现象,还是搞得明明白白的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