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女神医都走了,学生们也就没有再跪着的道理,纷纷涌向妇人跟前,询问一二。

妇人面上平淡,看不出一丝不适来。

这下,学生们亲眼所见,自然是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“上官先生,神医可会收我们为徒?”有学生跃跃欲试,移步上官钥华跟前,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。

“学院的每一位学生,都是老师们的学生,和徒弟又有何区别?”上官钥华笑着答道,眉眼里的笑颜遮不住,在严寒的冬天里,如沐春风般。

学生怔然一愣,顿时哑口无言。

是呀,学院里的每一位学子,都是先生们的学生,学生可不就是门生,是徒亦。

不过,女神医,她?

学生又摇了摇头,这学院都是女神医建议王上创办的,自然也是尽了力的,这么说来,大家也都是女神医的学生了。

想通了,自然是豁然开朗,学生笑了笑,转身走向同伴们。

“难不成,先生答应帮忙让女神医收你为徒?”有学生嘴欠,直言,自是要问个清楚明白。

那学生笑着摇了摇头,迈开步子,离去。

夜间宿在南迦山上,夕沅随意拿起一本医书来看,因为学院的存在,书阁里的医书倒是分门别类,甚是众多。

“沅儿。”

“这么快回来了?”夕沅瞅着萧辰轩风尘仆仆地归来,连忙放下书起身。

“嗯。”萧辰轩应了一声,解下外面的披风。

他瞅了一眼一旁椅子上打盹的陶姑娘,又看了看夕沅,欲言又止。

“桃子。”夕沅知道他有话要说,不得已喊了桃子一声。

桃子闻声,抬手揉了揉眼睛,迷糊的双眸四下瞅了瞅,很快惺忪过来,“太子殿下。”

夕沅笑了笑,“辰轩回来了,你莫要陪我了,这椅子睡起来着实不舒服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