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,赶紧过去门外候着,说不定,王上一会儿又得传唤他进去。

钟世堂门外,围了熙熙攘攘的人群。

有人在门外叫嚣:“叫太子妃赔人性命来!”

“对,赔命!”

夕沅立在后堂,听见外面的喊声,尚未挪步,她有些不明白,前脚刚进这医馆,怎么后脚就有人知道了这里?

似乎,只有桃子昨夜知道要来此。

她瞅了一眼身旁的桃子,却没有半点怀疑,夕沅知道,桃子不是那样的人。

再也,也没有理由害自己。

她努力让自己静下心来,保持平静,辰轩晨起便早早出门,她必须依靠自己来摆平眼下的困境。

“沅姐姐,那些人说什么人命?”桃子将头往外探了探,她确实没听清,那些蛮横的人,喊些什么。

之前有人说大越民风彪悍,平日里上不曾接触,今日倒是见识到了。

夕沅则耳力自是甚好,当然也听清了熙攘喊闹的话。

她正站在沉思,钟世杰走了进来,“太子妃。”他拱了拱手,没有喊神医,却称了太子妃。

一直在外面的厅堂里,负手而立,不曾出声,他就是想看看,女神医的魄力。

“有人声称吃木薯中毒,抬了尸体过来。”钟世杰直言不讳,眼睛却不时地打量着她。

“抬了尸体?”夕沅心惊,这却是她万万没想到的,吃木薯还能横尸。

“走,出去看看!”她直接迈步出去。

桃子吓得赶紧拉住了她,“沅姐姐,不能意气用事,一切等太子殿下回来,咱们先不要出去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