获取第1次

“太子呢?”

“回王上,太子在处理灾民的事,有人闹事,说是吃了木薯,开始恶心呕吐不止……”小福子公公,赶紧上前禀明大越王。

“沅儿呢,对,太子妃呢,还在南迦山?”大越王一脸狐疑,又问。

“太子妃在钟世堂看诊。”小福子公公不得不如实禀言。

毕竟,影卫传来的消息,确实是这般。

“这般说,南郊那些难民中了木薯毒,已经去了钟世堂看诊?”大越王反应到底还是快一些,直接反问小福子。

“……是,是。”小福子很是谨慎地应道,眼睛还不时地偷偷打量着王上。

万一王上一个生气,他,他得赶紧去禀报才行。

关键,关键是太子妃对他真得很不错,至少没把他当做阉人来看待。

生平第一次,让他有了挺起胸膛做人的感觉。m.

“下去吧,让影卫再探,莫要混淆视听。”大越王冷瞥了他一眼,示意他退下。

小福子连忙退下。

出了大殿,他赶紧招来自己的小徒弟,趴在耳畔嘀咕两句,小徒弟领会,连忙告退。

小徒弟甚是聪明,小福子就喜欢他这个机灵劲。

小福子瞅着他离开的背影,想起:其实,他年岁也不小了,寻常人家,早已……

哎,人生不如意之事,十之八九,有生之年,他能在大越王宫里伺候,也没什么不知足的。

就算将来王上去了,不还有……

小福子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,连连咂舌,又四下瞅了瞅,幸好没人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